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深不知处

That Song, I Remember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奇特的家书【摘】  

2011-10-10 10:23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10多年前,我在一所民族学院读书。班上除了少数几个汉族学生外,大部分学生都是少数民族。来自偏远贫困的山区。也许是家乡偏僻的缘故,他们很少与家人通电话,信件往来倒是很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作为班长,我的一项工作就是午休前站在讲台上发信件。我留意过,“多吉”这个名字从我口中吐出的最多,每周必有。多吉是布依族,来之贵州黔南自治州。那些信正是从黔南寄来的,估计就是家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一日,我又在讲台上分发信件,多级听到名字喜滋滋的上台来取信件。大概是信封边缘破损了,我的手刚抬起,里面的“信”飘了出来----------     竟是一片树叶。只见那片叶子在空中翻转了几个来回,缓缓的落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大家惊异地看着多吉,他的脸腾地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.我爹不在了,只有娘,但她是的瞎子。我家就我一个儿子,娘很想我,我也想娘,我用勤工俭学的钱,给他准备上百个写好了地址的空白信封。对她说,如果她平安,就寄一片桉树叶给我。我收到信后,又将桉树叶寄回,但不是一片,而是两片。干枯的按树叶在水浸泡湿润后,两片合在一起,她就能吹出很清脆的声音。我娘说,那样的话,她就知道我平安了。她还说,桉树叶发出的声音像我呼喊她的声音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 一时间,教室里寂静无比。我听到几个小女生抽起了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,我第一次真切理解了这个词语   -------      大爱无疆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